武汉规模最大方舱医院休舱 他们今天站好最后一班岗

2020年03月07日21:18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3月7日下午,随着最后一名患者转出,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患者清零。今晚到明天,舱内将进行全面消毒,预计8日上午,这座武汉首批规模最大的方舱医院将正式休舱。

下午2点作业完毕后,脱下防护服,罗善善狠狠喘了一口气,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内清扫厕所和清运粪便。回头望了一眼方舱医院,罗善善和队员们默默离开,他在内心说:“恭喜方舱医院关门大吉!”

对于来到方舱医院进行厕所保洁,他说,“医生在里面与病毒抗争,我们来到这儿与他们并肩作战,这也是我们的战场、我们的责任。”

18个小时连续作业,现场布设150个移动公厕

罗善善是武汉市东西湖区城管执法局重装队的环卫司机,省级劳模。在日常工作里,他除了负责垃圾转运以外,还要承担各种环卫应急保障工作。

“任务越紧急,越是要上!”2月5日凌晨,东西湖区城管执法局重装队收到指令,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急需设置移动公厕,解决患者的如厕问题。任务紧急,罗善善一马当先,当天早上9点就和队友们赶到了现场。

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是武汉首批方舱医院之一,也是全市规模最大的方舱医院之一。在疫情高峰期,仅用三天建成。其医务人员由国家级、省级援汉医疗队以及省内医疗队组成,实际床位1461张。

武汉客厅方舱中的环卫工。余苗 摄

“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已经有50个移动公厕托运过来了,我们要用叉车把这些公厕逐个摆放整齐,并清洗消毒。”摆放这些公厕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罗善善和队友们要充分考虑到方舱医院的床位分布情况,为医护人员和患者创造最方便的如厕路径,同时还要考虑后期厕所的环卫清理难度,摆放位置十分讲究。“反复调试了很多次以后,我们才总算确定了公厕的摆放位置。”

50个公厕摆放完毕,罗善善还不能休息,剩余的100个移动公厕陆续送来,他们的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公厕是分批运来的,我们卸一批摆一批,然后等待下一批,午饭晚饭都在方舱医院的空地上解决,没有时间休息。”

等到150个移动公厕全部设置到位的时候,已经是2月6日凌晨3点,罗善善这才意识到,他们已经连续工作了18个小时。

组成10人厕所专班,高峰时每天抽10余吨粪水

武汉客厅方舱关闭,环卫工清理公厕。余苗 摄

武汉客厅方舱关闭,环卫工清理方舱卫生。余苗 摄

武汉客厅方舱关闭,环卫工清理方舱公厕。余苗 摄

由于方舱医院内临时设置移动公厕,没有下水管网,所以产生的粪便只能靠人工抽取和清运。2月5日,东西湖区城管执法局发起了第一次征集令,发动人员对公厕进行日常清理和消毒,保持公厕的干净卫生。

罗善善、张文斌等人主动请愿,很快一支由10名环卫工人组成的公厕专班组建起来,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投入使用的当晚就开始入舱作业。方舱医院入住人员最多的时候,有1500多名病患,这期间10人专班每天能从厕所里抽出10-12吨的粪水。

工作的时候,他们把吸粪车、清扫车和洒水车开进来。吸粪车用来抽粪,专班人员把吸粪车上的管子逐个插入厕所粪池里,然后将粪便和污水抽出来。

清扫车用来清洗公厕,专班人员用清扫车后面的喷水管,对厕所及周边环境进行喷淋冲洗,并处理干净抽粪过程中不小心滴漏在地面的粪水。

之后再把洒水车里的水注入厕所水桶,以便病患如厕后冲便池。

最后,10人专班还要逐个更换厕所里的纸篓,对厕所进行一次全面的清洗消毒。如此全套流程走下来,公厕清理工作才算结束。

防护服让人又爱又恨,唯恐被打湿和磨破

为了避免感染,专班人员每天上岗前,都必须穿戴全套的防护装备。“方舱医院防疫指挥部请了专业的医护人员为我们指导穿脱防护服。”张文斌演示了一下自己的防护装备,两层口罩,一层N95、一层普通医用一次性口罩,三层手套,两层医用手套、一层卫生专用的橡胶手套,另外还要佩戴一个头罩,一副护目镜,两双鞋套,防护服从头穿到脚,裹得严严实实。

武汉客厅方舱关闭,环卫工站好最后一班岗。余苗 摄

环卫工汗湿的护目镜。余苗 摄 

穿戴的时候,还有很多细节要注意。比如防护镜要用喷雾处理,用碘酒擦拭,以防止起雾。穿防护服时,要将袖口拉出来,用手套扎紧,再用胶带固定,以防止里面的衣物和皮肤外漏。“每次穿或脱都要半个小时。”对于防护服,张文斌说他又爱又恨,在提供安全保护的同时,也给工作带来了很多不方便。

厕所里空间狭窄,防护服里三层外三层,动一下都满身汗,又臭又闷。有时候,实在承受不住,张文斌和队友们就会走到远处空地上稍作休息,缓缓气再继续工作。“而且走一步、转个身都要格外小心,一旦防护服被湿透或者被磨破,就会有感染风险。”张文斌深深吐了一口气,这种高度紧张、小心翼翼的工作,他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刚入舱穿防护服的时候,余帆很新奇、兴奋,让同事给他拍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同事打趣他,问是不是准备发朋友圈。他摇了摇头说不敢,原来他是瞒着家人报名参加了这项工作,“怕他们担心,准备过一段时间,最好是疫情平息以后再告诉他们。”

从舱里面出来的时候,余帆就兴奋不起来了。“脱防护服和穿防护服一样,也有很多步骤,过程中要避免接触防护服外层,还要反复不断地洗手,对我来说,脱掉时反而更麻烦一些。”第一次脱防护服的时候,护士一直盯着他,只要有一个小疏忽就马上提醒批评,这让余帆很难为情。他说,“有点怕看到她,不过她也是为我们好,我内心非常感谢。”

自带床铺睡在办公室里,饮食有鱼有肉有鸡汤

由于工作具有较大的感染风险,专班人员被临时安置在一处已停运的垃圾转运站内隔离。因为条件所限,他们只能自带生活用品住在办公室里,睡的也都是自带的折叠床。

睡觉的折叠床。余苗 摄 

张文斌说,“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工作也在一起,这种感觉很特别,就像部队一样。”曾当过兵的余帆却笑着驳斥,“部队里可做不到一人一间办公室。”可这种简单纯粹的生活,确实让他回忆起了军旅生涯。

每天清晨,大家一起起床,洗漱过后一起乘车前往方舱医院。每天下午,一起回到宿舍,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仔细清洗消毒,把洗干净的环卫服和靴子整齐晾在院子里。阳光下,那一片橙黄色令人眩目。每天晚上,轮流由两个人在厨房里掌厨,其他人在各自房间里闻着肉香,翘首等待。尤其在这里,大家都剃了部队里最常见的板寸头。每次作业后都要洗头,为了方便,大家索性一起剃了头。疫情期间理发店没有开门,他们就用推子相互帮忙理发。

余帆说,每天从武汉客厅回到宿舍后,虽然很累但还是要坚持清洗消毒,就像在部队里刚刚接受了半天的操练,回到宿舍又面临检查内务。当这些都做好以后,大家终于可以安静地躺一会儿。

小睡之后,单位安排的午餐差不多也到了。黄微说,“午餐特别贴心,鱼、肉、蛋、蔬菜都不缺。有一次,有个同事随口说了一句想喝鸡汤,单位就真的想办法给做了鸡汤送过来,这让我们很感动。”

有时候,专班人员也会想家。“家里孩子还小,成天叫着要爸爸回家。”黄微离开家的时候,妻子刚刚做完一个小型手术处于身体恢复期,为了让他能安心工作,妻子带着孩子回娘家养病。年仅2岁的孩子刚学会说话不久,每天最喜欢的事就是和爸爸视频聊天。“有时候想想觉得对不起他们娘俩,但是这些工作总需要有人去做,好在妻子很支持我,我还希望自己能成为孩子的榜样。”

武汉客厅方舱将关闭,环卫工站好最后一班岗。余苗 摄

不知不觉,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厕所保障工作已进行了一个月。用专班人员自己的话说,他们只是做了该做的事,这是他们的责任。然而,正是这一份强烈的责任心,让他们能够主动扛起这份最脏最累的工作,也正是他们义无反顾的“逆行”,才让医护人员和患者能在干净安全的环境中与病毒抗争,让他们有了更多战胜病毒的信心和底气。(郭婷婷 余苗) 

(责编:张隽、关喜艳)

图说湖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