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急难险重面前,我必须在现场!

2020年03月13日17:23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疫情防控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作为一名电力记者,投入这场战争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与使命。一线采访的日子里,他们的故事一次次地鼓舞着我、感动着我。

使命必达

国家电网发电车驰援湖北登上央视(余健兵 摄)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战“疫”开始的第一天就好像昨天,1月23日带着妻儿回老家过年,因村里信号不好,得知武汉即将因疫情关闭离汉通道已是夜里十点半,部门主任下午给我发的微信直到晚上才收到,安排我24日撰写报道公司疫情防控保电的新闻稿件,就像战争开始的号角。

1月28日,交通封控,从老家孝昌白沙逆行回到孝感,犹如历尽千山万壑。

1月29日,我所在的小区因有确诊患者而被封闭管理,在确定自身健康的情况下,申请单位开具证明,每天凭证明出入小区,返回工作岗位。

工作岗位就是战斗岗位。

2月3日,我得知安陆市政府在建设“小汤山”医院,四十多名供电人员正加班加点架设供电线路,便主动请缨,去往“小汤山”医院进行采访。然而去往前线的路困难重重,从孝感到安陆60公里,1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却足足开了2个小时。路上经历了10次体温检查,每次面对交警的提问,我和主任说的最多的还是那句话:“我们是党员,必须在一线……”

抵达现场,近距离采访一线保电人员,感受到一线的紧迫气息,更是从直击心灵的震撼。

为了给建设中的“小汤山”医院尽快提供电源,他们连续工作六天,党员带头冲,青年抢着干,所有人都不知疲倦只为了“早一分通电,病患多一份生机”这一个信念。

这默默负重前行的一线保电人员,更让我坚定信念加入到他们中去,那就是我的战友,而我的使命便是传递这种精神。

深夜剪辑视频、整理图片、撰写稿件,敲下最后一个句号。

再把这些传给相关媒体后,太阳已照射在我电脑桌前。

国网孝感供电公司抗疫保电的故事被湖北电视台报道(余健兵 摄)

一整夜的辛劳换来的是安陆市供电公司一线员工保电工作分别被新华社客户端、央视网报道,网友点击量分别达到40多万,随后还被湖北日报、国家电网报、中国电力报等媒体报道,安陆市供电公司得到国网公司党组点名表扬,该公司成为省公司第一批战疫情保供电先进集体。

前线的英雄为人所知,一夜的付出便有所值。

2月4日,一夜未睡的我随主任赶赴孝感中心医院重庆医疗队住宿地用电增容现场采访。该医院是全市收治确诊病人最多的定点医院,在院内采访心理多少还是有点害怕,下意识地将口罩向上和向下各拉了一下,确定戴好后,才开始采访。为给重庆援助医疗队住宿地用电增容,供电人员七小时完成三倍于平时的工作量,其事迹被湖北卫视、湖北日报、国家电网报、中国电力报、电网头条、孝感日报等媒体报道。

谱写英雄曲,弘扬英雄精神,激发斗志,是新闻记者的使命。

2月8日晚10点半,我从同事交流群得知:孝昌县供电公司大庙供电所副所长周世祺带领供电所保电人员坚守工作岗位17天,错过了女儿第一次喊他爸爸。

这段时间,是防疫保电最吃劲的时候,为隔离点送电、保障卫生院用电等工作忙得周世祺不可开交,要采访他不是容易的事,约定次日上午8时采访他。

次日比约定的时间晚了14小时,他才跟我发来微信语音,说现在可以聊一会,但很快便要重新投入工作。微信语音聊了20分钟,讲着讲着,他已声音哽咽:“女儿才满一岁,妻子一个人在家里带,我努力守护万家灯火,却无法守护她们。”

采访完后,我久久不能平静,正是因为这些平凡的坚守者,才有这万家灯火,若是不能把事迹报道出来,是一种辜负。我连夜不断修改稿件,按照不同媒体的需求分别投稿。达到“一个事件、多层次定位、多维度采编、多渠道联动、全媒体报道”的成效。

次日,光明日报要闻版在“一线抗疫群英谱”栏目发表通讯《“90”后所长的坚守》,随后被全国20多家重点网站转发。接着,人民日报客户端也报道了周世祺的工作事迹。

周世祺的故事打动了无数读者和网友。时代之声网络大V评论:坚守,是因为心中有情怀。人民情怀,是最可贵的情怀。作为一名电力工作者,周世祺心中何尝没有为人民服务的的宗旨情怀。为了解决停电,他可以带队工作到半夜,直到通电为止;为了群众的生活,他可以坚守在工作岗位不回家,哪怕初生的女儿已经会叫爸爸。大爱无疆,就是为人民服务的至大胸怀。

现场即战场

采访归来,零零碎碎的采访资料亟待拼合,疲惫、亢奋、感动互相交织。

身边常有人关心问我,走在疫情的一线怕不怕?

在采访开发区供电中心配电班副班长刘刚时,我也曾这样问他,“在医院架设双电源时,离住院楼群2米远,透过窗户就能看到病人,你怕吗?”

他这样向我描述在医院保电时他第一眼看见病人抬出来时的感觉:“说实话,第一种感觉是恐惧、第二种感觉就是沉重,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保电人员,在疫情面前,我有责任供好电!”

职业的神圣重于生命,为职业的荣誉而战,一种职业的本能和胸中的热血在促使大家向前走,这就是问题的答案。

从一线回来担心自己染病,更担心家人和同事……

40多天来,我因多次深入医院,进行了自我隔离,怕传染给妻儿,回家单独睡一间,吃饭都是妻子放在我房间门口,我再自己拿到房间去吃。

新闻的价值就在新和真,而我的工作便是保障它的新和真,为了保新,我要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获得现场最新讯息,为了保真,我必须现场去感受、去采访。

2月10日,在市中心医院配合央视直播采访供电人员。

2月11日,中央电视台到袁湖村采访,我主动与记者沟通,介绍供电人员服务农村防控疫情保电工作的举措,记者深受触动,主动拍摄公司供电人员保电视频。

2月14日,央视《新闻联播》栏目以“一线抗疫群英谱”为题,报道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陡岗镇袁湖村党支部书记袁少敏坚守防疫一线,打好防疫阻击战的先进事迹。在采访中,孝感供电公司共产党员服务保电的工作场景和我深入一线采访的镜头恰好被中央电视台记者捕捉。

每天寻找新闻线索,循着线索去一线挖掘新闻,然后进行报道。

2月15日,得知公司要去河南灵山高速服务区接应急电源车信息后,当晚迅速与媒体记者沟通,确定选题,并于第二天随车采访。

当河南援鄂发电车到达孝感后,我迅速配合主任组织人员为医院接通电源,并带领记者到定点医院内拍摄视频,深入采访保电人员,不确定的风险无处不在。

关键时刻,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不能退缩。当晚,《湖北日报》和电网头条分别以“今晚,河南赴鄂发电车开始为孝感的医院供电”为题在全省率先报道;随后,湖北卫视、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和《晚间新闻》分别报道其驰援工作。

家人的郁闷与开心

我同样为我的亲人对我的关怀感动,与同事们一样,外出采访时经常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妻子在家一个人带孩子、做家务。夜里无论我回家多晚,家里的灯总是亮着,总有可口的饭菜在桌上摆着,家人总在等着我。

这40多天,没日没夜地采访、写作,满面倦容,一身疲惫。但一有疫情采访任务,又精神十足地开拔出去。

由于我时刻处在十万火急的状态,家人的电话也常常被我挂断。

后来,他们就很少给我打电话,而是看我的朋友圏了解我的行踪, 因为我每发一篇稿件都会发到朋友圏,只要朋友圏看到我的报道,他们就很郁闷;只要哪一天朋友圏没我文章,他们就很开心。

因为在一篇篇文章的背后,他们更多的看到的是我的艰辛,他们早就不忍心不愿意看我饭吃不成、觉睡不好、捧着电脑发呆的样子。

从封控卡口驻村扶贫干部到社区志愿者,从下沉党员干部到治愈者,从退休职工、退伍老兵到80后、90后,从变电站值守人员到集中隔离点、发热门诊、“小汤山”医院......有危险的地方,就有我们供电人的身影,也同样有就有我的身影,和一线疫情保电人员一起并肩战斗,将那些外人无法看到、感受到的感动和温暖传递出去。

笔下每一篇稿件都藏着一个动人的事迹,快门下有数不清催人泪下的瞬间,这些负重前行的人,值得被大家传颂。(余健兵)

(责编:张颖、张隽)

图说湖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