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抗疫群英谱

武汉片警吴涌连续战疫60天 用生命书写使命担当

2020年03月24日20:20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汉正街利济派出所社区民警吴涌生前所获的各种荣誉证书。(郭婷婷 摄)

3月24日上午,武汉市硚口区分局利济派出所二楼社区民警办公室,吴涌的办公桌上,贴着名牌的电脑依旧在运转。同事们整理出来的荣誉证书一字排开,见证了这位基层民警的荣光:连续6年武汉市优秀公务员、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7次受到嘉奖。

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汉正街利济派出所社区民警吴涌(受访者供图)

连续数日确诊和疑似病例清零,返汉复工复产队伍越来越壮大,被按下“暂停键”的武汉越来越重现往日生机。可是噩耗却从战疫一线传来。连续奋战60天,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汉正街利济派出所社区民警吴涌牺牲在抗疫工作岗位上,年仅51岁。他用行动诠释了“疫情在前,汉警当先”的誓言。

那位挨家挨户送鱼的民警再也回不来了

今天上午八点半,利济派出所举行了一场特殊的点名仪式。全所39名民警全部到岗。当所长点到“吴涌”时,全体警员一起大声地回答“到”。

受邀前来参加仪式的吴涌妻子和儿子泪流满面。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他们只能这样和自己的丈夫、父亲告别。

吴涌的办公桌上还放着一串香蕉。(郭婷婷 摄)

吴涌的办公桌上还放着一串香蕉,谁也没有忍心动它。“这是他想休假后带给自己母亲的。”同事于雷流着泪说。

此次武汉疫情暴发,吴涌74岁的老母亲也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并确诊为重症,由于工作太忙,他都没能抽出时间去看下母亲。本想轮休后去给母亲送点水果,却再也没有机会相见。

汉中街188号军威大厦三楼的共和社区警务室门口的宣传栏上,吴涌的照片依旧张贴在那里。但此时,他已永远离我们而去。

3月22日16时许,利济派出所民警刘晓旭路过派出所三楼寝室时,发现楼梯口的那一间门虚掩着。

午饭后在房间休息的吴涌躺在床上,被子掉在地上,床尾有呕吐物。

怎么这个点还在休息,是不是生病了?刘晓旭走进询问:“老吴,你冷不冷啊?”没有回应。刘晓旭试着一摸,吴涌的手脚冰冷!

“快,叫救护车。”

“赶紧做心肺复苏!”

“老吴,请你快点醒醒,快点醒醒呀!”同事们焦急的呼喊声没能唤回他。医生赶到认真检查脉搏、鼻吸和眼睛后,摇了摇头。

“他,已经走了。”

晴天霹雳惊倒了身边的人。

“老吴是累倒的啊!”共和社区党委书记熊恒超眼含热泪说。2009年,他调入共和社区时,吴涌已经在社区做民警了,两人共事十多年。这位大他十四岁的老大哥,一直和他配合默契。

整个社区2485户,过年还留在武汉的有641户。前两天,他们才挨家挨户给大家送了政府爱心鱼。22日中午,又到了一批米面油,老吴说好下午要跟社区人员一起去给居民送物资的。

“原定下午两点半送,我见老吴未到,给他打了个电话,也没人接听。我心想,可能是所里有事忙,忙完了会来和我们汇合的。”熊恒超回忆。可当他把爱心物资全部发完,老吴还未赶到。

“这个老吴,今儿是咋啦,所里忙啥事儿了?” 熊恒超正在奇怪,接到了所里的电话,“老吴突发疾病,走了……”

“我的好搭档,我的好大哥再也见不到。”熊恒超泪如泉涌。

同样感到难以置信的还有社区前书记赵淑华。赵淑华回忆说,22日上午,吴涌还跟她说:“赵书记,下午等我们来送菜。”没想到晚上下楼买药时,就听到保安说吴涌走了。当时她差点晕倒,失魂落魄地回到家,药也忘了买。

生命中最后七天夜晚连着白天循环工作

吴涌去世后,他的同事和亲友试图拼凑出他牺牲前一周的工作轨迹。

“最后这7个日夜,他累坏了。”利济派出所所长祝志超悲痛的说。所里共有11名社区民警,老吴和两名同事分管2个社区,但由于那两名同事都身患重病,实际上老吴成了“主心骨”。

3月16日,中年妇女李某(化名)突发精神疾病出现幻觉,自称数千元工资被偷,精神恍惚地来到楼顶平台上。吴涌接到报警赶来,灵机一动,去银行取了2000元现金,写下一张纸条,让物业人员扮作会计送到她面前,假称“工资刚发,没有被偷”,把李某劝下。接着,吴涌联系街道、区卫健委协调,当天把李某送进医院,不巧医院当天消杀,次日才能接待住院。

当天晚上,不放心的吴涌干脆在物业公司的值班室值守,并将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病患的女儿。他说:“发现情况不对就给我打电话,别管几点,千万别耽误了。”

刚坐一会儿,吴涌又起身探头看看楼上病患家的灯亮不亮、窗前有没有人影。反反复复折腾到凌晨三点,才回到所里寝室眯一会儿。

3月17日,一大早,吴涌又急匆匆地赶到社区。熊恒超见他眼圈发黑、眼睑发红,劝他歇歇。

吴涌生前送小区居民区医院。(受访者供图)

“不能歇、不能歇,咱们赶紧把病人送去住院。”老吴带着李某前往医院办理入院手续,做核酸检测,楼上楼下跑得冒汗,返回派出所时已经天黑,饭点已过,只好泡了一包方便面,他却吃得很开心。“我们多一分辛苦,群众就多一分安宁。”吴涌说。

3月18日一早,他带着6个安保队员、4个协管员去社区巡查。“街巷要仔细检查,平台上也要巡,尤其是出入口的隔离铁皮。”当天,他们走遍整个社区,居民容易聚集的健身休闲处、犄角旮旯都没放过。其间,他登门走访了5位特殊关照的孤寡独居老人,逐一了解他们的身体状况和生活需求。

吴涌生前给小区居民送菜。(受访者供图)

3月19日,社区收到300份爱心蔬菜。3月20日,政府发放的爱心鱼到了,每条鱼足有三四斤重。共和社区在家的居民有641户,每家一条,641条鱼,要挨家挨户送。共和社区的房子是老式的商住两用楼,一层二层是空间较高的商铺,三层至九层是居民住宅楼。小区里很多门栋没有电梯,上下全靠爬楼。吴涌上了一趟又一趟。居民惊讶地说:“哎呀你也不年轻了,让小伙子们送呗,怎么还亲自爬楼送。”吴涌说:“我怎么就不能送,要带头才行呢!”

3月21日,天下起了雨,社区外出的人员减少,封控卡口的值守任务稍微有所减轻,吴涌带着安保队员们检查社区的封控硬隔离挡板,挨家挨户地检查门店有无违规开门营业,有无火灾隐患。辖区还有一片拆迁区域,他仔细查看空置房里有无安全隐患。

吴涌生前在社区巡查。(受访者供图)

3月22日天晴,他来到封控口卡值守,碰到几个想违规外出的居民,他耐心地劝返。期间有一名居民到派出所报案,吴涌接到通知赶回到派出所接待,忙完之后可能觉得不适进了寝室休息,竟然再也没有醒来。

疫情发生以来,周一至周日,白天连着夜晚,夜晚连着白天循环工作是常态。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周竟是吴涌最后的战斗。

留给家人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走了”

“3月21日吴涌从家中走时,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走了。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关门走了。没想到这竟是永别。”吴涌的妻子刘小琳说,当得知噩耗,像天塌了一样,她怎么也不愿意相信。

“我从小就想当警察,吴涌帮我实现了人生梦想,我真开心,从他身上,我感受到警察是个神圣的职业。”

作为警嫂的刘小琳时时为他担心,“他有时候半夜三更,接到电话就走了;有时候与犯罪分子搏斗,对方藏有凶器。我总要嘱咐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

丈夫一心工作,三四天不回家是常态,也从来没有周末的概念。很少有人知道,吴涌的腰部受过伤,动过手术,每天都带着腰带出门。可他每天在社区搬运物资时,从不退缩。

因为心疼妻子儿子,只要在家,吴涌就会把早饭做好,再喊他们起来吃。“以后再也吃不到他煮的面了。”刘小琳流泪说。

刘小琳还介绍,吴涌非常孝顺,今年疫情暴发,婆婆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并确诊为重症,住进武汉市四医院。坚守在战疫一线岗位上的他,心急如焚,没有时间专门照顾老人,便嘱咐在该院当医生的弟弟吴波多多用心。老人出院后,他每天打两个电话报平安。“电话一打就是半小时,像哄孩子一样哄老人开心。”刘小琳说。

他对待岳父、岳母也是如此,岳父中风5次,家住楼上,全靠他背上背下,老人病得神智不清时,连女儿都认不出却记得女婿吴涌。

“直到现在,母亲还不知道大哥已经走了。为了怕她看到新闻,我把家里的网线都拔了。”吴涌的小弟吴波流着泪跟记者说。他们兄弟三人,大哥正直、规矩、内敛。当一名警察是吴涌从小的愿望,在汉阳二十三中上高中时,他已经通过了招录飞行员的考试,没想到警校的通知书也寄来了,最终他选择了从警。他无愧于自己这身警服。(郭婷婷)

(责编:周恬、张隽)

图说湖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