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擊過非典 又請戰新型肺炎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呼吸內科醫生書寫現代版“與夫書”

2020年01月22日11:59  來源:人民網-湖北頻道
 

中間為張旃副教授

“此事我沒有告知明昌。個人覺得不需要告訴,本來處處都是戰場!”在一封抗擊新型肺炎的請戰書上,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女醫生張旃副教授書寫現代版“與夫書”。

張旃副教授目前還擔任呼吸與危重症醫學II科黨支部書記。本次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以來,她從一開始就奮戰在一線,並隨手記錄下自己的所行所思。

“周日夜班……要兼顧發熱門診和二樓留觀室。從還沒到上班時間,就開始接會診電話。我數了數,從5點到10點45分,一共24個醫療電話。精神一直處在高度緊張之中,體力也是極大的消耗。”

張旃所在的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II科,在本次疫情爆發出來之前已經治愈出院了兩批近10個病人。根據她的記錄,這些病人來的時候很重,主要有發熱,基本都有呼吸困難。但經過科主任胡克教授帶領全科人精心診治,大概都在10到14天就明顯好轉出院了。后來,第二批5個病人經檢測確認為冠狀病毒感染。

此時,胡克、張旃等專家已高度警惕,要求患者出院后居家隔離,要求在院病人和家屬必須要戴口罩。同時將病人放在一起隔離,要求實習輪科醫生不得進病房,強化對醫護人員的保護。

但疫情的傳播和病毒的殺傷力,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周二上班,查房我戴上了N95的囗罩。我一般不戴N95,因為戴上后呼吸沒那麼順暢……查完房,不與病人接觸后我換回了外科口罩。周二白天感身體疲乏無力,但無其他症狀……”

“周三上午補休半天,周三自我感覺還可以,病情沒有進一步加重。周四清晨,身體略乏,但可忍受。”根據自己感受,張旃寫下了一份《關注身體給出的信號》,叮囑同在一線的醫護同行,千萬注意做好自我防護。

繁重的工作之余,張旃也不忘結合臨床開展科研思考。“1918 年西班牙大流感,死亡幾千萬人。多年后總結,固然有病毒本身的原因,更多的是當年過於恐慌,導致病人擁至醫院。呼吸道變異病毒不是第一次侵感人類,也不會是最后一次。恐慌沒有必要,臨床醫生今日的臨床經驗遠勝往昔。”

很少為人所知的是,張旃也參加過2003年抗擊非典。當年她就職的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為廣東省應急醫院,當年承擔大量SARS病人救治工作。從中,張旃學到的經驗是沉著冷靜、科學應對,對普通人來說,更是要避免恐慌、加強防護、科學就醫。

1月18日,隨著疫情全面發展,作為科室黨支部書記的張旃,向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黨委寫下了一封請戰書。

“在一場看不見敵人的戰場,將無人可以幸免!我申請長駐留觀室,對病人進行進一步的分檢工作。好處在於不再需要不停的院內會診,可以減輕其他醫生的負擔,病人也可以獲得延續性治療,留觀室床位也可以流動起來。”

“如果領導們同意,請告之胡教授,同時停掉我的專家門診。另外,請加強留觀室的防護,固定下級醫生。”

寫下請戰書之時,張旃特別注明,此事沒有告知自己的丈夫——同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工作、擔任神經外I科副主任的李明昌教授。

“我是從別人朋友圈裡看到她的請戰書的。我堅決支持她的決定,但我更希望她能在救治病人的同時,保護好自己和同事。我等著你們凱旋歸來!”李明昌悉心叮囑。(程遠州、杜巍巍)

(責編:張雋、關喜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