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干部涉毒死亡事件”别只捞“刁子鱼”

2020年05月11日15:26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澎湃新闻5月9日消息称,湖南省祁东县洪桥街道5月3日发生一起非正常死亡警情,5月9日得出调查结果,死者施某某及其朋友共10人聚餐,餐后唱歌饮酒吸毒,施某某涉毒身亡,其他9名涉毒人员归案,这其中也有公职人员参与。

从“案发”到“破案”,短短5天,事件真相“水落石出”,外界对此评价较高。眼见的雷厉风行的行政手段,无坚不摧的执法力度,铁面无私的公正态度,看上去似乎“防范惩戒闭环”严丝合缝,完美无缺,但用力推敲,就能发现“缝隙”。

据公开的新闻报道,祁东县近5年的涉毒案件,不乏有干部、医务人员、教师、警员等公干人员参与其中,犯罪分子藏毒方法、诱吸手段也变换莫测,令人防不胜防。比如,去年查获的一起涉毒案件,毒贩将530余公斤冰毒及海洛因藏匿于39个掏空的树桩内;去年发生“12岁幼女强奸案”的某酒店曾为吸毒点……潜伏祁东涉毒犯罪分子的狡猾凶残不断挑战执法人员的想象力、战斗力。

毒品容易戴上假面具,可乐、糖粒、纸片、跳跳糖、奶茶、茶叶都有可能是毒品的伪体,只要毒品利益链没有斩断,隐于群众之中的“毒人”没有彻底清除,毒害方式千变万化,不可能彻底灭绝。

以这次因毒死亡的干部施某某为例,她人生里的“第一口毒”,被人下毒诱吸的可能性很大,和她一起涉毒的9人,不会是天生的瘾君子,不排除被毒贩瞄上、被暗中施了手脚稀里糊涂吸毒上瘾的可能。他们即是违法者,也是受害者,遭遇令人扼腕。

当涉毒事件发生这个节点之前,所有涉毒运转环节实际上都在有序运行。毒品来源,毒品渠道,运毒送毒人员,这些暗藏的“毒后台”是事件发生的主因。没有这些环节的正常运转,毒品不可能到酒桌上,吸毒人员也不能接触到毒品,吸毒也无从谈起。正因为这样的毒链一直存在,毒品和毒素才能通过吸食侵入到健康肌体血液。

毒案发生后,把吸毒的抓起来、关起来,这仅仅是解决了表像。水龙头不关拼命擦地板,地板暂时干了,过一下又湿了。毒源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吸毒的人当然会源源不绝。毒品能摆到公职人员的酒桌,一方面说明有些人员不能严以律己,另一方面反衬毒贩猖獗,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公然挑战地方政府破案能量。耗子给猫当了“三陪”,既要了钱,还要了人命。

要关紧“毒源”的水龙头,就必须加大对毒贩源头的打击力度。这次祁东县“公职人员涉毒致死”事件,就是一个值得重视的缉毒切入点。是谁把毒品带到酒桌?他的毒品从哪里来?“以贩养吸”者背后又有什么样的“毒大佬”?“毒大佬”这根主线背后又有什么制毒基地?这些基地背后又有什么人在操纵?等等,这些都值得追问追查。

只有不放过一丝蛛丝马迹,才能顺藤摸到大瓜;只有水越探越深,才能射叉刺到大鱼。若浅尝辄止,就会尽摘些死瓜蔫瓜,捞些“浮头刁子鱼”。

祁东县受“毒”害之深之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样的大案冒尖,不能简单拘留、开除、判决几个人以平舆情之潮。只有职能部门睁大火眼金睛,持续努力,连续破案,势若破竹,直捣毒巢,这才是解决问题根本。

余毒总未了,“毒”事割不断,显得被动,折了士气,消弭信心。更主要的,是助长了毒贩们在祁东县扎根的坏心,搞坏了当地党政部门的名声,人们也会产生“怎么老是你”的疑问。(陈大为)

(责编:周倩文、张隽)

图说湖北

  •  
  •  
  •  
  •